川普去「東方化」對槓習近平 中美貿易戰爭布置就緒

博客來 ecoupon











▲學者分析,川普誓言「讓美國再次偉大」,即代表要扭轉現今「東方化」的趨勢。(圖/路透社)

文/吉迪恩?拉赫曼(Gideon Rachman)

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革命性的一刻,他的勝選在國際政策方面意義相當深遠。自一九四五年以後,歷任美國總統皆戮力支持仰賴兩大中心支柱的國際秩序。此兩大支柱一是促進國際貿易,二則是以美國領導的盟軍為基礎的全球安全體系。

而川普則揚言要拆毀這兩個支柱。這位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信誓旦旦,要力行貿易保護主義。他也始終如一地質疑聯盟的效益,他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「過氣了」,並暗指日本和南韓一直在敲美國竹槓,而未盡其防禦上的本分。

川普對全球事務的革命性論點,是以民眾對一種現象的不滿為後盾,此現象即本書所稱的「東方化」(Easternisation)現象─權力和財富正從西方轉移到亞洲。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)的資料,若以購買力為基準,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,美國則退居第二,讓出自十九世紀末盤踞至今的寶座。二○○九年,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商品出口國,擠下二次大戰以來年年居首的美國。而中國的崛起,只是更大規模的板塊遷移其中的一部分:亞洲的經濟力愈來愈強。川普誓言「讓美國再次偉大」,言下之意就是要扭轉東方化的過程─讓美國回到昔日無可匹敵的地位,包括生活水準和對全球的影響力。

川普重建偉大美國的願望,很可能造成美國和亞洲新興勢力之間的衝突,特別是中國。在二○一二年習近平接任國家主席、大權在握後,中國也在朝更激進的民族主義邁進。早在川普發誓「讓美國再次偉大」之前,習近平就推銷過類似緬懷民族主義的思想,承諾要讓中華民族「偉大復興」。隨著習近平和川普先後在北京和華盛頓掌權,美國民族主義和中國民族主義在太平洋碰撞的舞台已然布置就緒。

最可能發生衝突的顯然是貿易。如果川普貫徹他的威脅、任意調動對中國貨物的關稅,勢必引來報復。貿易戰爭將接踵而至,戕害世界前兩大經濟體的商業關係。

川普勝選後,美中發生實質戰爭的可能性也愈來愈高。本書花了不少篇幅關注美中地緣政治的對抗,在歐巴馬執政期間如何漸趨激烈,川普入主白宮更可能大幅加速這個過程。歐巴馬政府一直刻意卻又謹慎地試著防堵中國在亞太地區的野心,這個努力也可能被川普的新做法所取代:那是比先前更咄咄逼人,也更逞血氣之勇的做法。甚至在就任前,這位新美國總統就展現出和北京作對的企圖─打破美中關係於一九七○年代正常化以來歷任美國總統的慣例,和台灣總統直接交談。

博客來網路書局▲川普打破慣例直接和蔡英文交談,就展現出和中國宣示的意圖。(圖/達志影像/美聯社)

亞洲最令川普耿耿於懷的莫過於經濟。長久以來,傳統經濟理論相信亞洲國家的財富增長對美國是好事,因為那能為美國公司開拓更大的市場,也為美國消費者創造更便宜的商品,但川普和他的顧問顯然不認同這種想法。他們怪罪「全球化」(也就是國際貿易和投資)是美國勞工生活水準低落的主因。川普的白宮首席顧問史帝夫.巴農(Stephen Bannon)就主張:「全球主義者把美國勞工階層開腸剖肚,創造出亞洲的中產階級。」在他看來,亞洲財富與日俱增已害美國一貧如洗─絕非主流經濟學想像的互蒙其利。

在選戰期間,川普就發自內心地譴責中國,宣稱「我們對中國有五千億美元的赤字......我們不能任中國繼續強取豪奪─它是世界史上的頭號竊賊。」那些希望川普在就任後放棄貿易保護主義的人士,馬上大失所望。《致命中國》(Death By China)一書和同名電影的作者彼得.那法若(Peter Navarro)被任命為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,他的智囊兼合著者威爾伯.羅斯(Wilbur Ross),則獲派為商務部長。

那法若的電影一開場就呼籲觀眾「別買中國製產品」。電影中指出,美國製造業工作在二○○一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大量流失,並將此怪罪於一連串「不正當」的中國貿易措施,包括寬鬆的環保標準、貨幣操控、侵犯智慧財產權和非法的出口補助。在那法若強調的禍害之中,有些確有其事,例如商業間諜活動。但其他的怨言,例如對貨幣操縱的指控,已是明日黃花。

川普、那法若一派的分析還有個更大的爭議點:他們宣稱要讓製造業工作回到美國本土,但這個承諾是虛妄之辭。機器人和人工智慧持續發展,意味著現代工廠不需要再像過去一樣雇用那麼多工人。製造業的就業人數有減無增,就連中國也一樣─生產線上的人工被機器人取代,低技術性工作則移往南亞和非洲更貧窮的國家。川普政府逕行貿易保護主義之舉,反倒可能提高美國的生活成本,而對提振就業沒什麼幫助。

實施貿易保護政策遠遠不僅只著眼於經濟學範疇。中國會將美國封閉部分市場一事視為敵對行為,這不但危害其經濟健康,更連帶破壞國內政治安定;而美國公然針對中國所展開的貿易保護,也會從根本瓦解數十年來美國因應中國崛起所採取的策略。過去的策略是建立於這樣的假設上:急遽拓展與中國的貿易,會使中國更有興趣維持華盛頓設計和維繫的全球秩序,進而鞏固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。喬治.布希政府的副國務卿勞勃.佐利克(Robert Zoellick)以這句話總結這個理論:中國將成為國際秩序中「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」。

歐巴馬時代,這個寬慰人心的想法已面臨嚴峻考驗,因為事情愈來愈明顯:中國亟欲成為亞太區域的霸權。博客來網路書店 川普政府向貿易保護主義傾斜,就代表「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」一論走到窮途末路。那也表示美中合作最重要的領域,即貿易與投資,將化為戰場。隨著雙方的戰略和經濟競爭愈演愈烈,美中在太平洋的權力爭奪將更趨白熱化。

●作者吉迪恩?拉赫曼(Gideon Rachman),文章摘錄自《東方化:中國印度將主導全球》,由時報出版授權提供,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。88論壇歡迎更多參與,投稿請寄editor88@ettoday.net







1FFFEDC0B6EFB3B7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